冬是一个“收”的季节。


在中医看来,在冬天,宜食深色食物,且需早睡晚起,以养肾。和西医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的方式不同,中医更倾向于将人的日常起居与四季万物相对应,生活的智慧,皆需向自然取经。


在冬天,飞鸟躲去南方,游鱼潜进暖流,熊之类干脆寻一处眠卧所在,好一季酣睡。冬花水仙,那花叶和馨香先也在球茎中藏着,芳姿不展时直与蒜头无异。冬属水,却连那水也冻结了,暗涌汩汩窥伺着何时冰河再开。


甚至冬日常食的,也多是一些憨圆的块茎,看上去温暖、安宁、而实在。




马铃薯、红薯等常见的薯类自不必说,山药本也应是以“薯”字结尾的一种块茎类食材,之所以唤作山药,却因了历史的缘故。


山药的起源已无从考证,“山药”一说应该是出现在宋代。唐以前,此物名为“薯蓣”,后为避唐代宗李预的名讳而改为“薯药”,宋时又为避宋英宗赵曙的名讳才改名“山药”。不得不感慨古时皇权的力量,连一棵植物都无法独善其身,生生被卷裹进股股时代的洪流中。




荸荠,同样有过很多个名字。《尔雅》称之为“凫茈”,概括了荸荠生于水中之貌,因为“物之在水者多名凫”。南方给了荸荠一个生动好记的称谓:马蹄。马蹄粉、马蹄糕,念来反而唇齿生雅,丝毫不感俗意。根茎蔬类多益脾胃,也可生津滋补,冬日常吃一些,能够很好地纾解秋天进补后给脏腑留下的负担,饱暖踏实。    

由此看来,冬的“藏”或许还可以衍生出另一个意思——冬天的食物们仿佛生来就很适合储藏。有一样蔬菜虽不属块茎,却也可久储不烂,因此成为冬季必备的叶菜。白菜古称为菘,古人只加适量盐、酒焖煮,并称其味道“最为隽永”。冬储白菜或许如今已不是必需,但白菜之美在冬季永远不会缺席。




冬食菜,清代有一本《素食说略》很值得借鉴,朴素的烹法反而令一众素蔬的甘美显得纯粹。或者生一口暖锅吧,红薯、芋头、冬笋等一齐融汇在暖和的漩涡中,你尽可以从中期待一个早春的面貌。

   

创建时间:2018-01-24 12:02:21

评论

  • 阳光小子

    涨知识了!!谢谢😘😚😗😙

    2018-01-25 21:36:39
查看更多

你当前的位置:豆果美食 > 笔记 > 冬日里,你需要这样调整更好的自己

请扫码进入豆果美食App查看

使用社交账号登陆豆果美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