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三伏天,大概是长这么大,最热的一次,整个世界仿佛都要被烈日烤化了一般,全国各地的网友们开始发挥想象力,在太阳下的车里,马路上,甚至窨井盖上煎鸡蛋。 我们,生活在一个巨大的烤炉里,撒上各种香料,孜然,辣椒,似乎就可以上桌了。 于是,看着自己晒的像非洲人一样的肤色,默默感叹,夏天剩下的时光,就只能在空调房里度日,做一些营养好吃的料理,犒劳一下晒焦的自己。 然后,在夏天结束的时候,想背个包,去很多地方,城市、乡村或某个不知名的小镇。 或是去熟悉的青年旅社,和熟悉的老朋友们在院落里闲聊,空了,就陪后厨的大叔去逛逛菜场,买新鲜的食材,小露一手,换来二两手酿的粮食酒。 有酒有肉,还不惧怕时光溜走的日子,才是人生。 而每一个久住青旅的女子,都有一个故事,只是这故事,只讲给陌生人,所以,我喜欢在院落的树下,做一个简单的倾听者,无须问她的名字,日后,彼此回归陌生。 所以,我听过很多故事,遇过不知姓名的过客,只是这故事,太过凌乱,时间久了,就和她的面孔一起,慢慢模糊直到不见。 所以,这些记忆,远不如后厨大叔从屋里端出一大盘烤肉,在院子里的石桌上,当面切开,里面的夹馅流心缓缓流出的画面,更能让人记忆深刻。 倒上小酒,看黄昏的夕阳慢慢落下,直到月光洒满小院,蛐蛐声声入耳,你才恍然,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 所以,再没有什么,可以停止漂泊,也再没有什么,可以转化对于酒肉的喜好。 不同的城市,却遇到相同的人,旅馆留言板角落里,一行清晰的小字:在这里,遇到了一生最重要的人。 默默的看了很久,末了,我在后面加上:可惜,不是我。
创建时间:2018-07-07 13:24:47

评论

暂无评论

你当前的位置:豆果美食 > 笔记 > 烤了一盘嫩的可以掐出水的鸡胸。

请扫码进入豆果美食App查看

使用社交账号登陆豆果美食